《金猪年》猪年里的开心茶密馆,为猪年而作的小品

佚名  
更新:2019/4/1 4:13:42  宣布:2016/4/23 21:04:52

 

老开心站在台中央,双手倒背,拎一只猪宝宝,一反常态,侃侃而谈。)

老:我们昨天说“再见”,各人都想,今天,在“开心茶室”又晤面了。各人晚好!好,越早越好,怎么晚好?不是晚间,照旧早晨哪?那,你咋不说上?都愿意上,都愿意上岗,不愿意下岗。人往上走,水往下游。这么好的日子不外,上楼顶,想跳楼自杀呀?我可往上走,我可不下游。在新的一年,猪年里,祝愿晚年朋侪,福如东海长流,水啦吧唧不要;寿比南山不老,松啦叭嚓欠好。祝愿青年朋侪,多生金猪宝宝??不行呀,尚有没完婚的呢,生猪宝宝,那男子成了什么?女人成了什么?另外,另外,对了,我想起了母鸡和奶牛的一段对话,挺有意思。母鸡说:“奶牛大姐,我很烦心。”奶牛说:“母鸡老妹,怎么了?”母鸡说:“人类总说妄想生育,却要我们生得越多越好。烦死了,烦死了。”奶牛说:“好有比这更可气的呢,人类总说有奶就是娘,那么多人喝我的奶,谁管我叫娘了?谁喊我妈了?”好了,开心点儿就行了。祝愿小朋侪,都活,泼不出去,在家,好宝宝。各人会说,今天咋的了?周老板,周志华,老开心,语言像是什么来着的?你们说,象是什么???猪生象,象是猪呀!

(老开心把猪宝宝亮相给观众。幕后传出喊声:“周老板,周志华。老开心!”)

老:我获得后房看看,有什么事,谁在喊我?希望各人常来“开心茶室”坐坐,品茗,闲聊,开心。

(老开心说着走回去。小开心双手抱着猪宝宝,从台的一侧跑跳着上。)

小:猪年好,猪年好,猪年生的猪宝宝。能吃喝,能睡觉,康健生长身体好。我也要个猪宝宝,建设苏州立收获。

(小开心亲了一下猪宝宝,自言自语地说。)

小:真不知羞,还没完婚呢,才有男朋侪,就要个猪宝宝,克隆啊?

(小开心和自己生气,把抱着的猪宝宝扔了出去。穷开心一手提一只猪宝宝,从台的另一侧上,望见迎面一个工具扔来,接住。)

穷:哇,猪宝宝,猪宝宝耶。我有三个猪宝宝啦。哈哈,哈,哈哈……

(穷开心定睛一看,小开心站在那里。)

小:(对穷开心)给我的猪宝宝。

穷:你的?写名了吗?

小:写什么呀?还用写名吗?

穷:你叫它,它允许吗?

小:表哥,给我,表哥,给我。

穷:哈哈,我有三个猪宝宝啦。

(老开心听到喊声,出来,小开心乘隙抢下自己的猪宝宝。)

老:啊?你们俩说什么?

小:我要猪宝宝。

穷:我要猪宝宝。

(老开心左右看小开心和穷开心手里拿的猪宝宝,笑了。)

老:傻孩子,你们不都抱上了吗?

小:爸,我们什么时间抱上,让你望见了?

老:就现在,问问各人,他们抱上没有?(众:抱上了。)

穷:什么呀,我说,娘舅,我是那样人吗?

老:你这小子,手里抱着猪宝宝,适才喊着要猪宝宝,还说没抱上。

小:这是哪儿跟哪儿呀。

穷:今年说是金猪年,我要真的金猪宝宝。

老:有钱去金店买呀,不识货,我尚有金店老朋侪。

小:不是。

老:是你的不是,照旧我的不是?

(小开心把手中的猪宝宝扔在地上,偏巧,触上机关,发出“亲爱的,我爱你,周莹”,老开心恼羞成怒,随手将自己手中的猪宝宝打向穷开心。)

老:我,我,我没有,你这外甥。给我滚,滚,滚得越远越好。

(穷开心躲过打来的猪宝宝,愣愣地看着一动不动。老开心拾起猪宝宝又打向小开心。)

老:莹,莹,我这半辈子,输在你这黄毛丫头跟前,老脸哪呢?

(老开心拾起猪宝宝,又要打,踉跄栽倒,双手捂脸。小开心,穷开心忙作一团,掐人中穴,捶背揉胸,小开心让穷开心快拨打120抢救电话。这时老开心哼了一声,穷开心拿来水,给老开心饮水,老开心把水杯打翻在地,坐了起来,两眼直瞪穷开心。)

老:你,你不是人。

穷:娘舅,我咋不是人了?

小:穷开心哥哥,你少说几句吧,啊?

老:你艺校结业,没事情。在我这做后勤治理,吃,住,人为,没亏待你,又给你成了家,完婚才多长时间,有花心,你也不看看谁?莹儿评弹刚结业,她是你啥人?你是我外甥,她是我女儿,你们是姑舅表兄表妹,莹儿涉世浅,不懂事……

小:爸爸,我懂事,我懂……

老:懂个屁。懂,表兄表妹,你们说,这猪宝宝是咋回事?咋说的?

穷:猪宝宝?“亲爱的,我爱你,周莹。”

老:听听,听听,让各人听听,让所有的人听听,“亲爱的,我爱你,周莹。”这是什么?家丑不行往外扬,周家的不幸,还要什么?要个猪宝宝。近亲,还不知生个啥哩。

(小开心,穷开心全明确了,消得前仰后合。)

老:笑,还笑,没脸。

小:我没脸,我不要脸。爸,我这么大了,不能没有男朋侪,不能没有工具啊。

老:那也不能和你表哥呀,三条腿蛤蟆没有,两条腿活人随处是。

小:谁说是我表哥?

老:你那猪宝宝不是穷开心送给你的吗?

穷:是她扔给我的。

小:不是,是我打的。是我男朋侪今天半路送的。

穷:表妹呀,下班抓紧谈恋爱,近期完婚,好生一窝猪宝宝。

小:表哥,在猪年里,让表嫂给你生双胞胎,三胞胎,四胞胎小猪崽。

(老开心从地上爬起来,开看小开心,又看看穷开心,原来是一场误会,笑了。)

老:谁敢气你呀,我表嫂生一窝猪崽,你这属虎的一生气,还不得把一窝猪崽连毛吞进去?

穷:生娃怎么成猪崽了?我,你表哥不成公猪了?

小:管他呢,猪年声娃,都叫猪宝宝。

穷:表妹,这是什么杂交品种呀。猪年新培育的杂交07号?

(小开心以为话说得走了板,红了脸,站在一旁摆弄手里的猪宝宝。)

小:我还没完婚呢,什么品种,我哪知道哇,问我表嫂吧。

老:行了行了,别闹了,什么猪宝宝,金猪年生金猪宝宝。

穷:都这么说,这是盛行。

老:噢,盛行,我问问你,咱们苏州市大街上,盛行的什么动物最多?

穷:大街上,除了车,就是人,苏、杭二州出玉人(看了小开心一眼)是玉人?差池呀,玉人不是动物,是宠物狗吧?

老:不是巴儿狗。

小:我知道,不是狗是猫。“波斯猫踮着脚尖,一转眼就看不见。”

老:更不是,是牛仔!

小:那也不是动物呀,那是服装。

老:鸡崽鸭崽是动物,牛仔不是动物吗?

穷:对呀,大街上最盛行牛仔了。

小:盛行的都是时尚的,都是受接待的。

穷:盛行性伤风,你也接待?

(小开心瞪穷开心一眼。)

老:今年,市肆里盛行的什么动物最多?

小:猪宝宝。

穷:金猪宝宝。

老:六十年一个金猪年,有人说今年是金猪年,商家迎合人们的心理,玩具猪五花八门,林林总总,特殊抢手,我还买了一个呢。

(小开心,穷开心摆弄自己手中的猪宝宝)

穷:我的两个猪宝宝还会唱歌呢?

小:给我一只会唱歌的猪宝宝。

穷:你得把会语言的猪宝宝给我?

小:那是我朋侪送给我的。

穷:我的猪宝宝是送给你表嫂的,猪年生猪宝宝。

老:猪年说猪好,买猪宝宝,生猪宝宝,到过年鼠年,又说鼠好,猪宝宝又不要了,随处都是鼠宝宝。08年奥运会,全球老鼠闹北京了,说不定老鼠过街不是人人喊打,而是人人掩护了。

小:那可纷歧定。

穷:那你怎么急着找朋侪,还要抱个金猪宝宝?

小:你要抱金猪宝宝,我就不能抱了?犯罪呀?哪条哪款?

老:哪条哪款我记不清了。

小:真有这样条款呀,我的妈呀,妈的妈,我的姥姥??王母娘??我的天妈。

老:猪年忙着完婚,忙着生娃,什么猪宝宝,什么金猪,福猪,过年鼠年呢?生一窝耗子?

穷:到鼠年就不生了。

小:迎接奥运,有纪念意义。

老:今年,咱们国家进入第四个生育岑岭阶段,尤其这二年,赶时间,抢婚抢育,到年岁的,不到年岁的,该有身的,不应有身的,一对又一对,生齿数目成几何形式猛增,打乱了国民经济妄想,给文教,卫生诸多方面都带来负面,不行估量的灾难哪,盛行的千百年来,亿万人形成陋习,是最最恐怖的。

小:爸,我刚有男朋侪。

穷:你不要猪宝宝吗?

小:我想,抓紧时间,赶时兴,要个猪宝宝。

穷:我完婚没多长时间,回去探讨探讨再说吧。

小:那过年可要生一窝耗子了。

老:中国的十二属响应该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门,天干地支组合,六十年一个周期,加上十二属相,成为阶段计岁符号,八字牢靠,运气掌握在自己手中,同年同月同日同时间的,为什么下场纷歧样?

穷:对呀,我们统一个艺校结业的,有的成了明星,有的成了台拄,我却成了茶室大使。

小:表哥,啥也别说了,孩子是好孩子,命苦哇。

穷:不是命苦,是我平时不受苦,总想沾尖取巧,最后还得受苦,别说生金猪宝宝,就是生金象宝宝,也打不到哪儿去。

小:有属象的吗?

穷:有。子鼠,丑牛……一共十二属相呢?

老:穷开心,快过年了,咱们茶室不放假,行不?

穷:为什么?

老:你想,咱们“开心茶室”放假了,谁还来开心呀?

小:我还要和男朋侪约会呢?

穷:那,就得上班抓紧忙事情,下班抓紧谈恋爱了。

老:就是这样,还要紧锣密鼓拉拉客。

小:怎么拉?

穷:怎么拉?

老:今年猪年,咱“开心茶室”也得体现一下,看着没有?

(说着将手中的猪宝宝扔给观众。)

小:这猪宝宝是男朋侪送给我的,给了观众,男朋侪是向他们示爱了?

穷:(对老开心)我的两只猪宝宝是送给你外甥媳妇的。若是让女性观众接到,你又说我有花心了。

老:都有理,都对。列位观众,他们年轻,别挑理呀。祝愿列位在新的一年里,老开心小开心,老小都开心,,穷开心富开心,穷富都开心。

合:“开心茶室”,各人开心!耶!(造型)

联系时说从“演艺圈门户网”知道的,有惊喜哦!!
说点什么:
佚名署名
回复 支持(1) 阻挡(0)

本栏推荐图文